四字成语故事-在线四字成语 - 中华成语词典

塑造走进观众心里的人物形象

作者: 丞相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20:39:10

塑造走进观众心里的人物形象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无疑,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是2018年的主题。话剧作家艺术家以极大的热忱,用多种多样的、异彩纷呈的、呕心沥血的创作来回报时代蓬勃前进的40年。

  然而,在这一年的话剧创作中,最痛苦的,也是最为努力的是,如何使舞台上的主要角色是可以触摸的,是可以亲近的,是与之心灵相通的,是可以走近甚至走进观众心里的人物形象。

  重塑文学人物的舞台形象

  一出颇有声势的话剧作品《平凡的世界》(陕西人艺),精心地表现路遥同名原作蕴藏着的农村改革开放深厚的历史内涵。主人公们始终在美好的理想世界和平凡的现实世界中间跌宕着、翻腾着、挣扎着、奋斗着……让许多观众享受到话剧艺术的独特魅力,引发出非同一般的热烈反响。

  四对青年男女情感上戏剧性变化,演绎在同一块饱含悠远文化和苦难历史的黄土高原上,他们那发自心灵深处的歌声与泪水显得格外苍凉。他们的悲喜剧,让观众看到,这就是改革开放发自人心的动力——不能再这样了,为了爱情,为了幸福,我们必须寻找新的生活方式。

  当田晓霞真的为了高尚的理想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的时候,正如孙少平在小说读到的:“你生活过了,像亮了一下就熄灭的闪电。闪电在天空中划过,而天空是永恒的……”全剧的最后一个场面是,孙少平把去年与田晓霞的会面与现在对她的缅怀糅合在一起,伏在浸透苦难的黄土塬上呼叫着“田晓霞——”,那就是在呼叫着他日夜向往的理想。正像但丁说的那样,我们可以活得平凡,但我们绝对不能活得平庸。

  天道酬勤,陕西的话剧艺术家们又推出了话剧《柳青》(西安市话)。全剧以长篇小说《创业史》为镜子,反向映照出柳青与农村现实生活的接触、碰撞和相斥相融,跨越了他在皇甫村14年的艰难与欢乐、陌生与亲近、自信与困惑、内疚与坦荡、烦恼与坚定的心路历程。从穿背带裤引起被采访农民王三老汉的厌恶,到一声猎枪响,导致邻居雪娥家的母鸡下软蛋,人家找上门来索赔……及至他竟然将全家含辛茹苦陪伴他写成的《创业史》第一部的稿费全部捐赠给了生产队,也就是把自己的心交给了农民。他完成了从“走近”到“走进”农民生活的艰巨过程。

  滑稽戏属于话剧方言喜剧,还是归于地方戏曲?至今无定论。话剧作家、艺术家以向滑稽戏艺术致敬的庄重情怀,编导了现实题材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常州滑稽剧团)。一经演出,令人为之一振,获得了多方的关注。

  这是剧作家在高晓声的陈奂生系列小说的土壤上,独辟蹊径,营造出来的新天地,为其笔下著名文学形象陈奂生精心创作的一部用滑稽戏来表现的“别传”。

  全剧以吃饭问题为核心,通过陈奂生回顾检视自己一生的过程,使他成为中国农民的缩影,与小说中的陈奂生相似而不同,相连而独立,相衬而自成。这是本剧最重要的成就之一。而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成就是,滑稽与崇高的转化。

  当陈奂生向吴书记戳穿王本顺欺骗上级的时候;当他毁家纾难,卖房子卖地,连棺材本钱都端出来,为贪官大儿子陈两凑钱,退赔赃款,救赎灵魂的时候;当他甩掉钉子户的帽子,在土地入股,创办新兴农业园的合同上按手印,说着“新时代了,地也要换个种法”的时候,他从“旧”跨向了“新”。

  让先进人物更具亲和力

  话剧《谷文昌》(国家话剧院)、《干字碑》(辽宁人艺)和《焦裕禄》(河南省话)则在话剧舞台上,在如何塑造现实真人真事的先进人物的艺术形象上,做出了非常可喜的成就。

  这三部戏的主人公出现的时期、从事的工作不尽相同,但却有完全一致的共同之处,就是心中装着人民。然而主创没有“按照一种抽象观念的可能性去作画”,而是抓住了各自的“主要特性”,努力塑造各自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不同的境遇中不同的内心矛盾和追求。譬如——

  在正戏里,谷文昌作为解放军的指挥员,第一次上场就是不准向载满被抓壮丁的国民党轮船开炮,因为不能“开炮轰咱自己的父老乡亲啊!”在全剧里,他始终关注着这四千多被抓壮丁的家属,因为那是东山岛的一半人口。谷文昌冲破重重困难,通过不懈努力,硬是把他们从“敌伪家属”变为“兵灾家属”,帮他们加入互助组,拿出自家全部口粮,与这些家里没有壮劳力的妇女老幼共度饥荒。为了东山岛人走向富裕之路,他还赢得了植物学家的信任,遍植木麻黄……谷文昌最具当代特色的是,他的“人民”概念里自始至终都毫无差别地包括台湾同胞及台胞家属。他的广阔胸怀显示了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必然同时也是伟大的爱国者,是人民忠诚的儿子。应该看到,在海峡两岸当下的形势下,话剧《谷文昌》具有特别积极的当代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