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字成语故事-在线四字成语 - 中华成语词典

动物、荒野与人类,为何保持必要的界限?

作者: 丞相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2日 04:24:03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形势仍然严峻。今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采访中表示,从各方面的流行病学的调查看,这次疫情的源头来自野生动物,比如说竹鼠、獾这类。虽然具体源头尚无定论,但确是野生动物交易、非法食用“野味”等行为的恶果。


在个别地区,食用“野味”更成为一种风尚。这背后往往有一条秘而不宣的野生动物交易链。蝙蝠、穿山甲、竹鼠、猕猴、果子狸等“野味”大受欢迎,破坏生态平衡之外,也埋下了卫生隐患。


抗击疫情的同时,也有不少动物保护人士提出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从法律上拒绝“野味”,杜绝野生动物交易。


今天的文章,作者试图透过对近年几部代表性的“生态电影”的考察和分析,来寻找都市人与荒野之间的合适距离。从观念上厘清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为何需要保持界限?又如何去克制人类自身的冲动,为动物与自然保持最后的一方领地。


作者 | 王坤宇

(生态文化学者、生态评论者)


01

生态问题的讨论,

为何总是难以深入?


2019年末的佛蒙特国际电影节上,一个名为《一次游戏狩猎》(A Game Hunting)的短片引发了较为激烈的讨论。这部电影记录了两兄弟在冬季的佛蒙特森林和雪原中狩猎麋鹿、野兔,并用它们的肉招待朋友的故事。其热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影片展示了杀戮的细节,用垂死的挣扎和鲜血刺激观众的神经;其二是影片无意间触及了生态主义者的意志问题:当听说两兄弟可以提供真正的野生动物肉食时,几位已经素食数年的朋友纷纷来赴宴。而影片名字使用的形容词也是非常吊诡的:都市人是否应该为了娱乐而狩猎?环境保护专家利奥波德认为,一定程度的狩猎是必须的,这是为了生态系统的平衡——也就是作为管理者的人类对于自然生态的干预是必须的。生态问题的讨论之所以很难深入,关键在于它不仅是一笔非常难以理清的糊涂账,更因为生态主义是对人类生存和生活方式以及生态意志的挑战。


《荒野生存》剧照。


在泛媒介时代,《荒野生存》、《德爷徒步亚马孙》、《荒野食神》、《荒野夫妻档》、《寻找河中巨怪》等节目不断挑逗着人们走进原始森林、茫茫雪原、暴烈亚马孙、甚至未知无人区的心弦。更有数不清的自媒体,例如《老四赶海》、《阿峰赶海》、《侣行》等不断撩拨刷屏者的神经,于是,进藏、“驴行”成了文艺青年的“一大俗”,珠穆朗玛峰上遍布人类粪便和残骸、甚至出现了因“堵车”而造成的死亡事故。荒野,似乎成了酒醉饭饱、娱乐神经透支后的都市人排遣无聊、“思考人生”、“寻找自我”的一个重要代偿符号。走进荒野的冲动引诱着一群又一群的年轻人去体验自己在都市,甚至所谓的都市荒野(其实是近郊或者郊野)从来没有面对过的问题。皮肤晒黑、缺水、饥饿、孤独不过都是小儿科,最为重要的还是因地形不熟而造成的肢体伤害、病菌、寄生虫、猛兽的侵袭等——这些原始人和土著居民面对的问题。


于是我们有了这样两个问题:走进荒野的都市人是否真的做好了面对野性、残酷的自然的准备?荒野是否还能承受在影像感召下蜂拥而至的都市人的践踏?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美国电影《走进荒野》(Into the Wild),隐约地批判了主人公克里斯走进荒野的行为——在这部电影的结尾,主人公因为误食了有毒植物而死——这并不是他所情愿,却是他行为的代价。作为梭罗和托尔斯泰的信徒,他无疑是希望能够通过在荒野中的历练使自己的道德得以提升进而影响他人的。而在另一些典型的荒野电影中,创作者对于荒野和人类的关系保持着一种警惕,认为荒野是一条界限,人类应该远离荒野,至少应该与荒野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也和美国的《荒野法案》形成呼应:人类不该在荒野中停留,因为它们是野生动植物的最后保留地。


02

动物、荒野与人类,本应保持必要的界限


不同于《走进荒野》中对待荒野较为暧昧的态度,《灰熊人》(Grizzly Man)对荒野意象的处理要严谨、肃穆得多。这部电影对于走进荒野、与熊共舞的灰熊人抱持的显然是批评的态度。


《灰熊人》电影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