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字成语故事-在线四字成语 - 中华成语词典

《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难在哪?大数据揭秘超

作者: 丞相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2日 04:09:50

  全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之际,野生动物保护相关修法已经启动。将于下周一(24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第一项议程就是“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次修法进程,仍可能面临各方利益协调等大难题。透过大数据可以发现,目前大量的野生动物不在保护管理范围,包括绝大多数的蝙蝠、鼠类、鸦类等传播疫病高风险物种。此外,出于我国野生动物养殖和食用产业规模巨大的现状,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问题仍可能是争论焦点。


  修法还得面对那些老问题


  自从1988年11月8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以来,《野生动物保护法》经历了2004年、2009年、2016年、2018年四次修改。


  其中,“动静”最大的一次,当属2016年的修法。在此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各方展开过激烈的争论。但修法结果仍不令人满意,“野保法”依然被很多人称为“利用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主任王瑞贺日前表示,《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主要是保护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并且采用国际通行的名录保护办法。因此,有必要进一步补充完善《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扩大法律调整范围,加大打击和惩治乱捕滥食野生动物行为的力度。


  19日,曾经在2015年主持过一次《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讨论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在家里翻出了当年修法讨论时列出的问题清单。他发现,当年遇到的、争论的、想解决的问题,眼下大部分依然存在。这次修法,还得面对这些问题。


  “2016年的修法有进步,但因野生动物产业界的强力影响,做了一些涉及利用的相关修改,也有人说退步了。”今天(20日)上午,常纪文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从这份问题清单里,第一财经记者挑了一些有代表性的:


  《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是否需要修改?如要修改,如何修改?立法目的和制度建设是否应继续包括开发利用野生动物?法律制度建设的重点应否改变;什么是野生动物?法律需保护哪些野生动物?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在什么条件下可以解除原有的保护条件,可以商业利用;


  还有,哪些野生动物不应成为可食用野生动物?违反规定经销和食用野生动物,或者违法规定经销非法获取的野生动物,如何处理;对于民营的虎、熊等珍稀动物饲养场,法律修改时应如何对待?如是继续允许运行还是由国家有偿收归国有,或者容许公办民助或者民办公助;在野生动物数量众多的地方,是否允许对国内外民众开放狩猎权拍卖?是规范还是禁止野生动物表演?对于民间的耍猴等表演,如何对待?


  “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并未把所有的野生动物纳入保护范围。”常纪文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该法规仅保护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并不保护野兔等普通的野生动物,不利于防止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和生态平衡的保持,建议该法将保护范围扩展至可能引发公共卫生事件和影响区域生态平衡的其他野生动物。


  养殖和食用产业规模巨大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一组与野生动物相关的大数据,从中也可以看到《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所面临的困境。这些数据均来自于国家林草局、农业农村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海关总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工程院等权威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


  我国是世界上野生动物种类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仅脊椎动物种类就达6500多种,约占全球脊椎动物种类总数的10%。其中,陆生脊椎动物种类达2100多种。大熊猫、朱鹮、金丝猴、华南虎、扬子鳄等470多种陆栖脊椎动物是仅分布于中国的特有物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