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字成语故事-在线四字成语 - 中华成语词典

一个自闭症男生的成长:慢慢打开与世界隔绝的

作者: 丞相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03:06:01

7岁之前,天天每去一个新地方都要爬楼梯,不论是10层还是30层楼,一定要爬到最高层才安心。
16岁之前,天天走到楼梯口总要停顿一下,决定好迈出哪只脚才上台阶,最后一脚必须是右脚。
不久前,天天每晚睡觉前一定要磨蹭10分钟,反复开灯关灯,如钟摆一般歪着身子看十几遍客厅的闹钟,把鞋子按照固定角度摆放到离床很远的地方,看看没对齐再轻踢几脚微微调整。
“他有很多刻板行为,压掉一个又起来一个。”天天妈妈说,他的很多行为她也无法解释,只能忍,有些举动在某个时刻突然就消失了。
天天患有自闭症,规律到有些强迫的行为是表现之一,他几乎具备自闭症的所有特征,包括自我刺激、刻板行为、语言障碍、社交障碍等。而每个自闭症孩子的表现并不一样,至今没有治愈方法。
2017年《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显示,中国现有自闭症患者约1000万,其中0-14岁儿童200多万,占比五分之一以上,而且数量每年都在递增。
天天父母不敢想象未来,“一想就整夜睡不着”,他们听过很多讲座,找最贵的机构,试过各种疗法,自己都快成了自闭症专家,也陪读完整个小学,然而在同龄人成长进步时,天天的人生几乎是停滞的,连打招呼都要拆解成很多步骤,学了5年也没学会。
从普通学校小学毕业后,天天加入“天使知音沙龙”学乐器、学舞蹈,进入“爱课堂”学习文化课,参与“爱咖啡”服务客人,笼罩着他的那层与世界隔绝的壳在慢慢打开,现在他可以自己乘地铁,参加各种音乐演出,平时还会主动找爸爸说悄悄话。

天天在做咖啡。石渡丹尔 摄

天天在做咖啡。石渡丹尔 摄

在“咖啡馆”学聊天
1月18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在“爱咖啡”见到了18岁的天天。
坐落于汉中路188号青少年活动中心的一角,“爱咖啡”看起来和普通的咖啡馆一样,进门会有服务员迎客点单,客人也不少,十多个人坐了四桌在聊天。
稍微留心就能发现,每位顾客都带着“志愿者”的牌子,服务员说话的语调里透露出一丝不同。这里并非真正的咖啡馆,而是自闭症社会实践基地,服务员和咖啡师都是18岁左右的自闭症孩子,客人的主要任务是和他们交流,咖啡免费供应。

在“爱咖啡”,天天(左三)与客人聊天。石渡丹尔 摄

在“爱咖啡”,天天(左三)与客人聊天。石渡丹尔 摄

“女士,您要喝什么咖啡?”引导客人落座后,天天一字一字问道,然后“背诵”他已经牢记的菜单。“眼睛看着客人。”旁边有人提醒他,“记下几号桌。”他在本子上写下大大的“拿铁”。
不一会儿,他从配餐台端着咖啡送给客人,“这是您的拿铁,请慢用。”话音未落,他已经转身迈步。客人把他叫了回来,“天天,你下次跟我把话说完再走。”二人完整重复了先前的对话,然后天天一手托盘,一手背后离开。
店里客人基本都有咖啡了,天天和他的伙伴们也闲下来,客人邀请他们坐下聊天。记者以顾客身份和天天聊了一会儿,他介绍自己在“爱咖啡”做了2年多,在这里交到了朋友,寒假有冬令营。
相比另外一个坐下喜欢摇椅子的伙伴,天天安静许多,话语间也没有情绪,对于客人的问题,他倾向于最简单的回答“是的”“不知道”。熟悉他的客人会追问他,现在语文在学什么,寒假做什么,让他猜字谜。稍复杂的回答他需要时间来思考,但也有时候回答忽然就停了,他的眼神飘走了。“天天!”客人唤道,他忽然回过神。
对话有些跳跃,天天也会提问,“成语故事跟伊索寓言一样吗?” “乌鸦喝水是成语吗?”“人匀住宿费什么意思呀?”“为什么是人均住宿费,不是人匀住宿费呀?”
看见店里来人,对话戛然而止,天天第一时间起身说:“客人,我要去做咖啡了,我们下次再聊。”
加入“爱咖啡”之前,天天跟着专业人士学习了做咖啡、服务礼仪,并通过测试。在基地运营的第三个年头,天天和另外12个孩子轮流做咖啡师,只在工作日下午1点到3点营业。工作结束后,所有人坐到一桌做总结,讨论今日表现有哪些进步和可以改进的地方。
创始人曹小夏表示,“爱咖啡”是一个大课堂,是锻炼的地方,而不是正式工作。父母、老师已经习惯了和自闭症孩子的对话模式,而“爱咖啡”就是让他们学会和不同的人沟通。
“爱咖啡”曾经因故短暂休业,在一则纪录短片中,天天很愤怒,挥着双拳问为什么。他喜欢去“工作”。“很多人觉得自闭症喜欢独处,但我总感觉他们也喜欢热闹,只是社会没有给他们安全感,普通人没有找到和他们相处的模式,他们被迫自闭,实际上他们很喜欢人群。”天天妈妈说。

天天和他的“爱咖啡”伙伴们,右一为天天。石渡丹尔 摄

猜你喜欢